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超品贅婿在線閱讀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吃烤串喝啤酒看跳舞

第二百九十四章 吃烤串喝啤酒看跳舞

        周天帶著人離開了,家里剩下的人忽然顯得有些無事可干了,廖亦菲因為廖亦剛剛剛回來,還特意在家里陪了兩天,聽他說非洲的事情。

        聽廖亦剛說的那么驚險,還有照片上拍的巨大的蝗蟲,廖亦菲這才發覺,原來周天不讓她跟著去,完全是在保護她不想讓她去冒險。

        宋小蕾這兩天也回了宋家,一時間,周天別墅里竟然空了。

        黑一在家里,等回來了最后一批去邵晨那里的保鏢,別墅里這才顯得又熱鬧了起來。

        黑五和阿努最近好像在家里玩膩了,總想著出去逛逛,反正現在疫情控制住了,外面也不像之前那么嚴格。

        “我帶阿努出去玩玩,我保證不亂跑,就是逛逛,吃點東西,很快就回來!”黑五跟在黑一后面不停的央求著,可是黑一就是不答應。

        最后實在是被黑五煩的受不了了,他干脆甩鍋,“你去問廖小姐,如果她同意了,我就答應你!”

        “真的?”黑五有點不相信的問道。

        黑一見他不信,扭頭就走,“反正老板不在家,廖小姐說的算,你愛信不信!”

        “哎?黑一,你別走啊!”黑五繼續跟著黑一,可是,剛剛轉過別墅側面,黑一的腳頓住了,黑五一下子撞到他身上,“哎呦!”

        “別出聲!”黑一反手捂住黑五的嘴,“噓!”

        黑五不動了,順著黑一的視線往后面看去。

        現在這個時間正是剛吃過晚飯,天剛擦黑,別墅后面的樹叢有點暗,但是黑五還是看到有個人影在那邊拱來拱去的。

        “有人!”黑五把黑一的手拿了下來,低聲說道,黑一點點頭,慢慢拉著黑五往后退。

        等退到別墅前面,他對著院子里的保鏢打了幾個手勢,那幾個人一見,立刻往兩面悄聲跑去。

        “看好阿努!”黑一跟黑五說道,黑五也知道現在阿努的安全更重要,掉頭就進了別墅。

        別墅里,阿努正等著黑五的消息呢!一見他進來,立刻就站了起來,“能出去嗎?”

        “噓!跟我來!”黑五對他做了禁聲的手勢,拉著他往樓上跑,阿努不知道黑五要做什么,一臉好奇的跟著。

        兩人跑到最高的閣樓上,推開屋頂的窗戶爬了出去,沿著屋檐趴在上面。

        黑五又示意阿努禁聲,然后掏出手機,打開視頻對著下面開始錄。

        阿努好奇的看著下面。

        樹叢安靜了一會兒,忽然樹枝就動了,晃動了幾下子后,從里面探出一個人腦袋來。

        “有人!”阿努差點喊出來,黑五眼疾手快的捂住他的嘴,對他又是“噓”了一聲,然后繼續樂呵呵的錄視頻。

        黑一安排好人,從兩面慢慢的包抄了過去。

        那個人鉆出樹叢后,來回看了看,發現后院沒有人,臉上露出一絲陰狠的笑容來,邁出一條腿進了后院。

        他的腳下,一片紙灰被氣流帶起來又落到了他的鞋上。

        他的另一只腳也踏進了院子里。

        忽然,這個人就像被按了暫停鍵,保持著往前走路的姿勢一動不動,然后打了個哆嗦!

        “嘻嘻……哈哈……啊哈哈……”一陣詭異的大笑聲從這個人嘴里傳出來,黑一和保鏢們從兩邊慢慢的走了過來。

        那人一邊笑著,一邊開始手舞足蹈起來,上一次柳秀芬的事情黑五可沒趕上,聽家里人說過后,一直都很好奇,這一次,他在屋頂拿著手機全都給錄了下來。

        “走!下去!”黑五和阿努笑的哈哈的,一起從樓上跑了下去,到了下面,黑五繼續對著那人錄起來。

        “黑五,你還想發網上去啊?”旁邊有人打趣道。

        “不發!”黑五笑著說道,“錄下來,沒事當笑話看!”

        黑一他們也不管他,一個個的仿佛一點都不著急,就在旁邊看著這個人不停的笑著跳著。

        裴東,他們一直跟著,好多天沒有動靜了,這兩天終于動了,他們早就等著他了。

        天漸漸的黑了,黑一讓人把裴東給拽到了前面繼續跳,他則給廖亦剛打了個電話。

        因為周天去南邊,也把劉佟給帶去了,他們現在根本沒有辦法解決和柳秀芬同樣情況的裴東。

        反正這個人也不是什么好人,讓他多跳一會兒也沒事。

        廖亦剛接到電話就過來了,一家門就看到一邊笑一邊跳的裴東,頓時就樂了。

        “怎么?他這是特意過來給你們表演節目的?”

        “廖先生!”一群保鏢打招呼。

        “廖先生,老板不在,劉佟也跟去了,我們現在不知道該怎么處理他,所以,就只能麻煩您了!”黑一說道。

        廖亦剛點點頭,托著下巴看了裴東一會兒,問黑一,“他怎么回事?”

        黑一立刻把之前發生過的事情跟他說了一遍。

        “哦!”廖亦剛恍然大悟,然后拍拍手,“都別愣著了!趕緊燒烤架起來,酒拿來,難得還有人助興!”

        保鏢們一聽,都樂了,有人跑去準備去了。

        廖亦剛看黑五和阿努在旁邊拿著手機,一邊錄視頻,一遍嘻嘻哈哈的笑著,就走過去在他倆背后看了一眼。

        “挺會玩啊!”他忽然出聲,把兩人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廖亦剛,黑五立刻收起手機,他還沒忘之前說過的以后都聽他的話。

        “廖先生!”黑五規規矩矩的叫了一聲。

        “行了,去烤串去!”廖亦剛也不想他拘束。

        黑五和阿努跑到旁邊去了,廖亦剛則拿出電話打給了周天。

        “周天,裴東進來了,踩到劉佟下的東西,現在正在那兒跳舞呢!”廖亦剛臉上帶著笑跟周天說道。

        周天那邊“啊?”了一聲后,就聽見他回頭喊劉佟,“劉佟,你過來!我師兄說你那個東西抓到人了!”

        過了兩秒鐘,劉佟接了電話,“廖大哥,有人進來啦?”

        “是啊,人還跳舞呢!我們架上燒烤喝著啤酒看的挺來勁兒的!”廖亦剛說道。

        “哈哈……”劉佟那邊立刻就笑了起來,聽著特別感染人,廖亦剛又忍不住了,跟著他笑了一會兒。

        劉佟好不容易憋住笑說道:“沒事!你讓他跳唄,跳累了就沒事了,頂多幾天爬不起來床,哈哈……其實,還有個辦法,就是那盆冷水一潑就好了!哈哈……”

        裴東的事情說完了,周天又接過電話,“師兄,辛苦你了!”

        “說什么呢?就這點事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現在我正帶著黑五他們一邊吃烤串一邊看跳舞呢!”廖亦剛笑著說道,“你那邊怎么樣了?”

        “我們中午就到楊家了,準備在這里休息一天,明天出境!”周天道,“楊家家主安排了幾個出境路線,邵晨那邊也和邊防聯系過了,你就放心吧!”

        “好!小心點!”廖亦剛囑咐了一句后就掛了電話。

        他走回黑一那邊,坐在黑一搬出來的椅子上,“劉佟說他跳累了就沒事了,然后幾天起不來床,再或者一盆冷水澆過去也行。”

        旁邊的黑五聽了,拿著烤串遞給廖亦剛,“別用水澆,他這樣多好玩啊!回頭我讓劉佟把這招交給我,下次出去,我也用這招,一槍沒開,對方就開始給咱跳舞,想想就來勁兒!”

        廖亦剛一聽,立刻就笑了起來,黑一一口啤酒正喝著,聽完這話,一口噴了出去,咳嗽了好一會兒,黑五煞有介事的過去幫他順氣。“我沒說錯啊!難得這么好的笑料,我可要好好留著!”黑五一邊給黑一順氣一邊說道。

        旁邊的人都被黑五逗得笑彎了腰,前面裴東繼續笑著跳著,眼見著上氣不接下氣了,還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這邊這么熱鬧,廖亦菲也過來了,一進院子就看到這一幕,頓時也有些忍不住了,她掏出手機直接給宋小蕾發了一段視頻過去。

        “小蕾,你回去的真不是時候,這么熱鬧你沒趕上!太可惜了!”廖亦菲又發了一個語音過去。

        沒一會兒,宋小蕾就撥了視頻電話過來。

        “菲菲,出什么事兒了?那誰啊?”宋小蕾問道。

        “給你看看!”廖亦菲把攝像頭對準了裴東,“認出來沒?”

        “誰啊?黑乎乎的也看不清臉!”宋小蕾湊近了屏幕仔細的看著。

        “我給你湊近點!”廖亦菲又往前走了幾步,來到裴東面前,攝像頭對準了他的臉。

        裴東現在笑聲已經開始嘶啞無力了,手腳跳動的也有點像是抽筋。

        “這誰啊?可真丑!”宋小蕾這回看清了,嫌棄的離遠了攝像頭。

        “亦菲!過來!”廖亦剛在別墅門口喊道。

        “啊?”廖亦菲回頭看過去,不料,廖亦剛和黑一他們的臉色忽然變了。

        “快過來!”廖亦剛提高了音量。

        只見裴東忽然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似的,往廖亦菲的身上倒去。

        “啊呦!”看到他們臉色變得時候,廖亦菲就料到后邊的裴東肯定出了問題了,立刻一個彎腰閃身的動作跳到了旁邊,裴東一頭栽倒在地上。

        他手腳不停的哆嗦著,偶爾還抽一下。

        “嗯?”剛準備沖過來的黑一忽然眼睛瞄向裴東的腰,那個地方鼓溜得很不自然。

        “廖小姐,退后!”黑一立刻說道,等廖亦菲離開后,立刻對著旁邊人招手,“過來看看他身上有什么?”

        幾個保鏢立刻跑了過來,伸手扒開裴東的衣服,他們看清他身上的東西后,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裴東腰上,竟然綁著一圈炸藥,正前方一個像是表盤一樣的東西,一根長長的引線從脖子上繞過穿到袖子里。

        黑一蹲下身,捋起裴東的袖子,就看到他的手腕子上用膠帶綁著一個按鈕。

        “真他媽的!”黑一罵了一句粗口,回頭大聲喊道:“都退到院子外面去!”

        “怎么了?”廖亦剛走過來問道。

        “廖先生,他身上綁了炸藥!都怪我之前沒有想到他進來的目的,沒搜身,請您先退到外面去!”黑一立刻說道。

        所有保鏢訓練有素的退了出去,廖亦菲也被黑五拉著出去了。

        “你打算怎么辦?”廖亦剛問道,“要不我叫人過來處理吧?”

        黑一想了想,“他這個簡單,我能拆掉,只是拆下來的可能需要您幫著處理了!”

        廖亦剛想了想,“別!我們別動手,這件事情來的正好!我立刻打電話讓人來處理,不管后面是不是j國人,交給上面最好!”

        黑一聽了也不堅持,就和廖亦剛一起出了院子,院子里只剩下裴東虛脫的躺在地上。

        廖亦剛掏出電話,打了出去,“有人身上綁著炸藥進入了周天家里!”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巨牛盈 理财平台投资理财产品 东营股指期货配资 打麻将 无网麻将单机四人麻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 江苏快3和值势图 辽宁省十一选五走势 股票配资论坛y贝得来 陕西11选5走势图 最新投资理财平台 期货理财平台 武汉晃晃麻将 上海市快3走势图 三明商品期货配资 涨鑫宝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