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劍公子在線閱讀 - 第93章 絕望

第93章 絕望

        長銘自以為機智地看穿這一切,當然怒不可遏,由于她只是來狩獵的,還有護衛保護,所以沒有帶劍,手上只有弓和箭,這時就果斷地扔掉了弓,只拿一支箭,就向渠年撲了過來!

        渠年離她極近,對她也沒有防備,而且兩人修為相差甚遠,就算有所防備,也是徒勞!

        渠年還沒反應過來,長銘已經從他身后摟住他的脖子,右手的箭就頂在了他的咽喉上!

        渠年臉色一變,急道:“長銘你什么意思?你跟他們是一伙的?”

        長銘怒道:“你放屁!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這些人就是你派來的!”

        俗話說,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渠年被這豬隊友的神操作也給搞懵了,百思不得其解,若不是打不過她,此時肯定要扇她兩耳光,豬腦子啊!忍不住罵道:“你腦子壞掉了?都什么時候了?你不跟我一致抗敵,竟然還起內訌,沒看到我的徒弟也打得很辛苦嗎?”

        長銘沒有理他,而是看著那些殺手,大聲叫道:“你們都給我住手,要不然別怪我對秦渠年下手了!”

        楚三敢轉頭一看,見長銘挾持他師父,頓時怒發沖冠,吼道:“屌公主,你他媽今天敢傷害我師父,我跟你沒完——”

        說時就準備沖過來營救渠年,可是他本來就是以弱戰強,確實打得很辛苦,已經被對方纏住了,這么一分心,差點被對方刺中要害!

        渠年急道:“三敢,你別管我,我沒事!”

        長銘原本以為,這些殺手既然是渠年派來的,現在他擒賊先擒王,也算奪回了主動權,這些殺手見到這種情況,肯定直呼大意,紛紛放下兵器,絕不會置渠年的生死于不顧。結果令她意外的是,這些殺手對于她這么有震懾力的話竟然充耳不聞,完全當她是放屁,手上劍勢沒有絲毫停滯。

        長銘就有些茫然。

        渠年就道:“長銘,都什么時候了?我真想不通你是怎么想的?怎么會懷疑我殺你呢?如果我想殺你,你剛剛要跟我們兵分兩路的時候,我就會答應你,我干嘛還要跟過來讓你威脅?你看不出來人家根本不在乎我的生死嗎?”

        長銘聽他這么一說,感覺也有點道理,但手上的箭還是沒有放下來,遲疑道:“那他們為什么要殺我?而且這個地方還是你選的!”

        渠年急道:“他們不是要殺你,他們是來殺我的,殺你只是順帶之舉,我都跟你說了,想殺我的人有很多!”

        長銘這時便把箭放了下來,道:“難道是解元令派來的?”

        渠年沒好氣道:“那我哪里知道?”

        話音剛落,就聽一聲慘叫傳來,那名四階護衛的胸前已經中了一劍,但他忠心護主,仍然死戰不退,這時大叫一聲:“公主快跑——”

        長銘就知道,這個護衛已經頂不住了,他若倒下,此消彼長,對方又會騰出兩名高手對付他們,那他們肯定必死無疑!

        長銘長這么大也沒受過這么大的驚嚇,嚇得六神無主,這時看著渠年,急道:“我們走吧!”

        渠年也看得出來,只要那個四階護衛一死,那他們就兇更多吉更少了,逃跑現在對他們來說,確實是最好的選擇,雖然未必跑得掉,但他確實想跑,大概的就是人的本能吧,大腦還沒發出命令,腿就開始掉轉方向了!

        這時看了眼楚三敢,經過剛剛這么一分心,已經被對方逼得只有招架之勢,毫無還手之力,如果對方再騰出一兩個人來,那他必敗無疑,也就死在這個地方了,讓他不免猶豫了一下!

        楚三敢這是轉頭看了一下,見他師父猶豫,急道:“師父你快走,我能攔住他們!”

        白小牙也沒見過這樣的陣勢,也被嚇壞了,腿抖的厲害,小聲道:“渠年,要不我們走吧?”

        楚三敢在渠年的心里,本來就是坑來的徒弟,除了利用他,真沒打算當作徒弟來相處,如果換做十天前,他肯定毫不猶豫就跑了!但現在卻怎么也鼓不起勇氣,不忍心拋棄他,特別在這么危急的時刻,楚三敢心里還念著他,讓他先跑,一句師父叫的他心都融化了,跟自己的孩子叫爸爸一樣!

        何況今天這事,都是他出的餿主意,是他親手把楚三敢推進了火坑,心念至此,又是悔恨又是自責,真想抽自己兩耳光,作的一手好死!

        這時就看了一眼白小牙,急道:“小牙,你跟公主先跑!”

        因為他是有備而來,所以他的腰上掛著劍,這時拔劍出鞘,沖了上去,支援楚三敢!

        楚三敢急道:“師父,你快走啊,這里不需要你!”

        趁機機會,渠年已經戳了兩劍,雖然沒有戳到對手,但他劍法精妙,見縫插針,如同打蛇打七寸,逼得對方的劍勢明顯遲滯了一下,讓楚三敢喘了一口氣!

        這時急道:“別廢話!”

        長銘頗感意外,沒想到這個秦公子竟然這么仗義,但她看得出來,渠年雖然勇氣可嘉,劍法也算精妙,但畢竟修為太低,若不是楚三敢幫襯,估計沖上去命就沒了!

        但她可不想往上沖,雖然她是三階修為,沖上去也能幫點小忙,但對手實在太強大了,上去也就是茍延殘喘,最后還是死路一條!

        她可不想死,就算她再喜歡渠年,也干不出陪葬這么轟轟烈烈的事情來,但她一個人跑著不踏實,轉頭就看著白小牙道:“我們跑吧?”

        白小牙是用槍的,因為槍法剛練沒幾天,非常生疏,所以也沒好意思把槍帶過來,他跟長銘一樣,手上只有弓箭,這是便把弓扔了,只留一支箭,因為緊張,臉色都有些扭曲,大叫聲:“老子雖然怕死,他老子不是孬種,你一個人跑去吧!”

        說完又大吼一聲,拿著那支箭就沖了上來,以箭當槍,幫助渠年和楚三敢!

        俗話說,麻雀放屁都能添陣風,何況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修行者,雖然只有一階,但也能添磚加瓦,在他和渠年的輔攻下,楚三敢不但緩過了氣,竟然開始反守為攻了!

        但長銘眼觀大局,知道他們這種攻勢是短暫的,等到其余四名殺手緩過氣來,這三人也是螳臂當車,必敗無疑!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雖然一個人走心里不踏實,但總比坐以待斃強,這時轉頭就跑,真后悔剛剛自作聰明,去挾持渠年,要不然這么長的時間,她都跑下去好幾里地了!

        但就在她轉身的同時,那名四階護衛終于支撐不住,被一箭封喉,死了!

        這時就騰出兩名殺手,一人就去支援邊上那個跟楚三敢作戰的殺手,還有一名殺手縱身一跳,如同沖天而起的鳥兒,從長銘的頭頂飛了過去!

        長銘剛跑兩步,預熱還沒結束,就被那名殺手攔住了去路。

        長銘嚇得尖叫一聲,連退兩步,雖然她是三階修為,但也是斗志全無,這時拿箭的手都是微微顫抖,用箭指著那名殺手,急道:“你……你別過來,我告訴你,我可是齊國公主,殺了我,你要誅九族的!”

        那名殺手冷笑一聲,道:“那你托楚給你的父王吧!”說時劍花一抖就刺了過來!

        長銘手里拿著箭,雖然怯戰,但此時也不得不戰,硬著頭皮就迎了上去,無奈她未戰先怯也就罷了,修為不如人家也罷了,連兵器都不如人家,箭畢竟是木頭桿子,不要說面對削鐵如泥的寶劍,就是面對一把菜刀,都不敢硬杠,所以剛交上手,長銘就被逼得連連后退,眼看都要退到渠年身后了!

        渠年三人的日子也不好過,自身難保,根本無法接濟她。本來他們以三戰一,占得上風,但自從又來了一個五階殺手以后,形勢立馬逆轉。楚三敢又回到了一個人戰一個五階殺手的局面,捉襟見肘。而渠年和白小牙聯手,雖然以二戰一,但對方畢竟是五階修為,螳臂再多,也是擋不住一輛車的,被逼得手忙腳亂!

        雪上添霜的是,他們帶來的那個五階護衛此時也頂不住了,在兩大高手的絞殺下,慘叫一聲,終于光榮地犧牲了!

        本來這個五階護衛是他們全部的希望,就指著他能殺出一道奇跡,然后過來拯救他們,結果他也死了,讓他們幻想破滅,不由心灰意冷!

        渠年就知道,他們今天真的要死在這里了,以前想到死亡時,心里都是瑟瑟發抖,但此時真正面對死亡時,渠年卻并不覺得害怕,只是感到內疚與自責,感覺對不起楚三敢和白小牙,活蹦亂跳的兩個人,就被他給作死了!他以前沒事的時候,也會幻想自己的死法,他想過千萬種死法,就是沒想過他的結局竟然是作死!

        這時便喘著粗氣道:“三敢,小牙,這輩子算我對不起你們!”

        楚三敢手中長劍不停,嘴上說道:“師父,能認識你,我不后悔,人生自古誰無死?我感覺我死得轟轟烈烈,沒什么遺憾,值了!”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南粤风采36选7好彩1 携程股票 精准预测极速快三 2020年开奖结果 贵州快3走势图表了 甘肃福彩快三预测 配资炒股亏 快3技巧100准 近30期排列五走势图 快3开奖官网 重庆农场幸运农场网站 辽宁快乐12前三组遗漏 广东11选5app 黑龙江11选五最大遗漏 喜乐彩官网 吉林快三玩法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