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劍公子在線閱讀 - 第94章 終于輪到我上場了

第94章 終于輪到我上場了

        后面的長銘聽到這話,說明渠年他們也要放棄了,都準備上路了,他們一死,自己也是必死無疑啊!雖然這三人也幫不上什么忙,但起碼可以壯膽啊!

        心下頓時一片慌亂,帶著哭腔叫道:“秦渠年,你最對不起的人,是我!為什么要帶我來這里啊!我恨你!”

        渠年倒并不覺得自己對不起她,畢竟他還欠自己一條命,想他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曾經發過誓,要把長銘射殺在玲瓏山上,現在也算是得償所愿了,只不過付出的代價有點大,大到他不能承受!

        其實這也怪長銘自己,在天上人間的門口,渠年曾問她的護衛什么修為,結果她卻大言不慚地說,足以保護他的周全,如果她當時讓護衛說出修為,他肯定不會魯莽的來到這里,白白倒貼給人家殺!

        一想到這里,渠年臨死之前竟有些生氣,回道:“公主保重,安心上路吧,下輩子我們再做夫妻!”

        長銘聽了這話,嚇得眼淚都流了出來,哭道:“我不想死,我也不想下輩子認識你……啊……”

        她不分心都打不過這個五階殺手,何況分了心,一個不小心,手里的箭已經被對手斬斷,慌亂之下,她都沒來得及后退,對方長劍一挺,就刺進了他的肩胛骨,痛得她大叫一聲,原以為這下死定了,嚇得面如死灰,動也不敢動,結果令她意外的是,對方并沒有趁機了結了她的性命,而是拔出長劍,搭在了她的脖子上!

        長銘一下就看到了生機,本來她就被嚇破了膽,兩腿軟的跟面條一樣,這是趁機跪倒在地,兩眼汪汪的看著那個殺手,道:“求求你不要殺我,只要你饒我一命,你要什么我都給你,我什么都有!”

        那名殺手道:“色呢?”

        長銘怔道:“色?”急忙又點頭道:“可以可以!只要你不殺我,什么都可以!”如果不是渠年他們在場,估計立馬就開始脫衣服了,一絲都不帶掛的!

        但那名殺手好像只是調戲她,對他并不感興趣,這時就不再看她,而是看著渠年幾人,把長銘急得不行,就怕人家對他不感興趣,讓他失去活命的資本,這時就沒好說,你倒是奸.我啊!

        渠年三人的日子現在愈發難過了,本來就打不過那兩名五階高手,這時又過來兩名高手,就像是一群惡狼圍著三只羔羊,三只羔羊哪里是對手?轉眼之間,就聽楚三敢悶哼一聲,右手臂就被刺中一劍,痛得他劍都差點拿不住,急忙后退兩步,如果對方此時趁勢追進,他必死無疑。

        結果令他意外的是,對方好像并沒有打算殺他的意思,竟停下了手,只是拿劍指著他!

        渠年和白小牙還在奮力反擊,但他們也知道,今天他們是不可能活著離開這里了,他們只是在垂死掙扎,為的就是能夠死的體面一點,起碼不用像長銘那樣跪地求饒!可就在他們兩人準備豁出性命之時,對方那兩大高手忽然就毫無征兆地停手了,讓他們頗感意外!

        渠年就覺得奇怪,轉頭看了看,終于找到原因了,就見不遠處的樹林里,走來一個人,步伐很慢,像是在散步,手里沒有拿兵器,臉上卻也蒙著面,看來是這伙人的頭!

        渠年因為知道這伙人是韓琦忘派來的,所以看了下那蒙面人的身形,跟韓琦忘非常吻合,一下就猜出來了!

        那人確實是韓琦忘,本來這事不用他動手,渠年幾人也是必死無疑,但他今天是來報仇雪恥的,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他可不想仇人就這樣痛痛快快地死了,那樣沒有報仇的快.感,而且對于仇人來說,都不知道是他所殺,就算他們下了地獄,都沒有機會悔恨!

        很明顯,目前這個情況就是條件允許,兩大護衛死了,楚三敢和長銘又受了傷,沒有再戰的能力,至于渠年和白小牙,說句難聽一點的,他都能料理了他們!而且打了半天,他們已經在鬼門關前掙扎,甚至長銘都跪下了,也沒有援兵出現,說明這不是陷阱!在這荒郊野嶺,他們就是叫破喉嚨,除了閻王爺,再也不可能有人聽見了!

        這才是他最理想的報仇方式,將仇人凌辱而死,當時渠年怎么凌辱他的,今天他要加倍地還回去!

        韓琦忘還沒走近,就伸手拍了拍手,又哈哈一笑,道:“精彩!打得真精彩!”

        長銘聽這聲音耳熟,但一時之間卻想不起來是誰,原以為是解元令那幫人,但聽著又不像!正疑惑間,就聽渠年說道:“韓琦忘,你膽子不小,竟敢刺殺齊國公主?活膩了嗎?”

        雖然渠年也知道,既然韓琦忘敢現身,說明他已經動了殺機,在場的幾個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也包括長銘!渠年也不過是死馬當活馬醫,說不定能唬住他,雖然這種幾率很渺茫!

        果然,韓琦忘這時摘下面巾,露出得意的笑容,道:“沒想到吧?沒想到我們會以這種方式再見面吧?”

        長銘沒有渠年覺悟高,死到臨頭不知死,一見是韓琦忘這個癟三,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本來跪在地上的,這時就站了起來,指著韓琦忘怒道:“韓琦忘,你好大的膽子!你活膩了,難道你韓國也想亡國嗎?”

        韓琦忘就朝她走了過來,臉上帶著笑意,如同春風拂面,道:“這不是長銘公主嗎?真是不好意思,我其實只打算殺秦國質子的,誰讓你認識他呢?現在受連累了吧?”

        長銘怒道:“既然知道連累了我,我就給你一個機會,趕快送我下山,要不然后果你承擔不起!”

        韓琦忘這時已經走到他的面前,微微一笑,卻沒有說話,而是伸手扇了她一耳光,非常清脆,響徹樹林,渠年三人聽著都痛!

        長銘一下就被抽懵了,捂著臉怔怔地看著韓琦忘,一臉難以置信!

        韓琦忘這時才拍了拍手,笑道:“你這個賤人怎么就這么沒眼色呢?還把自己當成公主呢?”

        長銘這時才被打清醒了,心下一沉,看來這個韓琦忘對她已經起了殺心,要不然絕不敢在她的面前露出真面目,甚至還抽她一耳光,說明他已經把她當做了死人!

        心念至此,如同一盆冷水從頭澆下,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再也不敢囂張跋扈了,這時怯怯地看著韓琦忘,道:“韓公子,只要你今天放我回去,我就當今天的事沒有發生過,我們還是好朋友,我保證不會追究!”

        韓琦忘笑道:“我如何相信你呢?”

        長銘急道:“我發誓!”

        韓琦忘擺了擺手,道:“發誓就免了!”說時淫.笑一聲,伸手抓了兩下,道:“不愧是公主,手感不錯!”

        在面對死亡時,長銘竟也不覺得羞臊,甚至都沒有避讓,讓他猥褻了幾下!這時一臉乞求的看著韓琦忘,小聲道:“只要你放回去,你做什么都可以!”

        韓琦忘點了點頭,道:“好!”又轉頭看你那幾個韓國殺手,道:“等事情結束了,這個公主就送給你們了,隨你們怎么辣手摧花,都無所謂,這個公主騷得很,一定會讓你們滿足的,就當是我犒勞你們了!”

        五大殺手大喜,并不是因為長銘長得漂亮,漂亮女人他們又不是沒玩過,但他們卻沒有玩過公主,還是齊國的公主,就這一件事,就足夠他們吹噓一輩子了,特別是在韓國的那種小國家里!五人齊聲說道:“多謝公子!”

        長銘嚇得瑟瑟發抖,如果只是被這幾個人輪流糟蹋一些,為了活命,他也能忍受,甚至還會逢場作戲,讓這幾位大爺心滿意足地回韓國,但她也不傻,韓琦忘既然敢這樣對她,那肯定是不打算放過她了!

        她還想再說些什么,韓琦忘卻不再理他,轉身走向了渠年,因為渠年手里還拿著劍,他也怕被偷襲,所以離了一丈遠!

        韓琦忘笑道:“秦渠年,現在該了結我們之間的恩怨了!”

        渠年雖然也怕死,但事已至此,他也豁出去了,反正今天落在韓琦忘的手里,也不可能有好下場了!這時便道:“韓琦忘,這是你我之間的私人恩怨,你放他們走,我留下,是殺是剮,我絕無怨言!”

        楚三敢急道:“師父,要死一起死,我們絕不茍且偷生!”

        韓琦忘就看著楚三敢,嗤笑一聲,道:“你這個憨貨,看把你激動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怎么可能放你走?還有白小牙,上次打我打的舒服吧?”

        白小牙道:“跟打一條狗沒有區別!”

        韓琦忘搖了搖頭,道:“挺有骨氣呀!我喜歡!我就希望你們能一直這么有骨氣地支撐下去,這樣才有趣!有沒有想過我會怎么折磨你們?”

        見三人不說話,便又笑道:“我已經想好了,我要把你們的手筋腳筋全部挑斷,然后割了你們的舌頭,戳瞎你們的眼睛,再刺聾你們的耳朵,讓你們像死狗一樣趴在這里,什么也聽不見,什么也看不到,什么話也說不出來,在這里自生自滅,就算有人救了你們,我也不怕你們這告狀,你們也說不了話,寫不了字,甚至都聽不到人家在說什么,你們想想,是不是很刺激?”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十二生肖论坛资料准 金融理财产品都有哪些 江西11选五什么时候开始 舟山体彩飞鱼玩法技巧 百家乐大路小路 历史股票走势 扣点点麻将技巧 河北省排列七 四川熊猫麻将官方版下载 极速十一选五在线计划 数字基带码型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组遗漏 江苏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单双各10码王中王中特 江苏快三网赚群 彩票网站APP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