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劍公子在線閱讀 - 第95章 一個高手

第95章 一個高手

        渠年幾人聽得毛骨悚然,真沒想到韓琦忘竟然如此狠毒,都已經到了變態的地步,雖然他們也想殺了韓琦忘,但他們從未想過有這么狠辣的手段,他們只是想除掉一個禍害,僅此而已!如果真落在韓琦忘的手里,那真的是生不如死啊!

        特別是長銘,嚇得“哇”地哭出聲來!

        韓琦忘似乎很喜歡這種效果,一臉得意,哈哈大笑!

        渠年雖然怕死,但更怕被虐,不會坐以待虐,事已至此,也只能逼自己寧死不屈了!趁著韓琦忘得意忘形,手中劍花一抖,就像韓琦忘刺了過來,雖然韓琦忘的身邊站著一名高手,他偷襲的機會非常渺茫,但他也沒有辦法,現在這種情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沒有第三條路可以選擇,而且他也不想選第三條路!

        果然,以他的速度,還沒撐到韓琦忘的面前,邊上那名高手就已經出手了,畢竟修為懸殊太大,縱然他劍法再精妙,在高手的眼里,也不過是花拳繡腿,因為他的劍不夠快。

        那名高手的劍很快,而且簡單粗暴,沒有華麗的姿勢,也沒有花哨的招式,直接砍向了他的劍,渠年還沒來得及變換招式,手上的劍就被斬斷了!

        渠年還沒有從驚訝中反應過來,對方的劍又趁勢刺了過來,如果只是想殺他,如同探囊取物,直刺心房,但那名高手因為要完成主子變態的計劃,所以沒有打算殺他,劍鋒一變,就刺向了渠年的手腕,準備挑斷他的手筋,然后再挑斷他的腳筋,繼而再割了他的舌頭,刺瞎他的眼睛!

        由于渠年出劍太過突然,楚三敢剛反應過來,現在想救他,已經來不及了,何況他已經受了傷,就算來得及他也救不了!

        渠年之所以沒有通知楚三敢和白小牙而自行出劍,就是因為他心里比較內疚和自責,他不想這兩個人死在他的前面,讓他死得不踏實,不如自己先死了,也就解脫了!

        但看目前的情況,他想死也死不了了,因為對方根本不殺他,就是想虐待他,眼看對方的劍快要刺到他的手腕,而他根本來不及反應,心下不免一陣恐慌,又有些后悔,早知道剛剛就應該自殺了,不應該抱著僥幸的心理,現在后悔都晚了,一旦手筋被挑斷,他想自殺都不可能了!至于他聽說過,咬舌可以自殺,估計那也是騙人的,何況韓琦忘馬上就割了他的舌頭,那時他就會立馬死去嗎?估計不大可能!

        一想到自己眼睛被刺瞎,舌頭被割掉,耳朵被戳聾,像死狗一樣趴在地上,動也動不了,只能在無盡的黑暗里哀嚎幾天才能慢慢死去,他就覺得頭皮發麻!

        但一切都已經晚了,他的手腕已經能感覺到對方冰冷的劍氣,他也想躲,但對方的劍實在太快了,他根本無處可躲!

        渠年閉上眼睛,心里嗚呼一聲,這下死定了!

        卻在這時,耳旁卻突然傳來“啊”地一聲叫喊,接著就聽到長劍落地的聲音。

        渠年就覺得奇怪,心里想著,你來刺我,我還沒叫,你叫什么?你當是上床嗎?

        渠年睜眼一看,就見那名高手左手握著右手的手腕,臉露驚慌,驚慌中又帶著痛楚之色,看來是他的手腕遭到了不明物體的襲擊!

        幾人低頭一看,地上竟多了一顆花生米,油炸的,炸得油光閃亮,所以特別顯眼,看來就是這顆花生米襲擊了他。

        韓琦忘雖然不是受襲者,但他卻最為驚恐,既然有人襲擊,那說明就有埋伏,他現在已經亮明身份,只要讓這幾個人走掉一個,他也是必死無疑!這是四下看了看,驚慌叫道:“是誰?”

        結果就聽樹梢上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這呢!”

        眾人抬頭,就見樹梢上坐著一個人,斜躺在枝丫間,也是蒙著面,不過他跟別人不一樣,別人都是蒙著嘴和鼻子,而他卻蒙著眼睛,露出嘴和下頜花白的胡須,看來年歲已經不小了!

        渠年只看了一眼,就能理解他為什么不蒙嘴,因為他懷里正抱著一壇酒,這時就彈起一顆花生米,落進了嘴里,咀嚼兩下,又抱起酒壇喝了一口酒,由于喝的太急,酒水就從嘴丫里漏了出來,像小雨一樣落下!

        那五大高手大是驚駭,因為他們也是從樹上下來的,當時沒有這個老頭,那說明這個老頭是后來過來的,在他們五大高手的眼皮子底下,來的神不知鬼不覺。

        韓琦忘差點就被嚇尿了,仰頭道:“你……你是誰?”

        那老頭笑了一下,道:“受人所托,取你性命!”

        韓琦忘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變故,嚇得六神無主,如果對方沒有出手,看到花白的胡須,估計也是行將就木的人,倒也不用放在眼里,但人家就扔出了一個花生米,就擊落了他手下的劍,說明來者絕非泛泛之輩!何況他們打了半天,對方肯定看得清楚,但人家依舊氣定神閑,說明根本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里!

        但現在對韓琦忘來說,想法和渠年剛剛的想法一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時就揮了一下手,氣急敗壞地叫道:“給我殺了他!”

        話音剛落,兩名高手就沖天而起,持劍刺向那個老頭。

        老頭這時也從樹梢上跳了下來,左手還抱著酒壇,右手卻多出一把劍來,跟那兩名韓國殺手在空中相遇。

        渠年就見劍光一閃,甚至沒有看清楚過程,因為過程實在太快,快到不可思議!

        他們能見到的,那兩名韓國高手已經變成四個人了,確切地說,已經變成四段了,那兩人被攔腰斬斷,從空中落了下去,帶著血雨紛飛!砸到地上的時候,摔了一地內臟,觸目驚心,就連渠年幾人都看得頭皮發麻,更別談了幾個韓國人了!

        老頭如同仙女下凡,緩緩地飄了下來,就站在韓琦忘的面前,嚇得韓琦忘面如死灰,大腦一片空白。

        剩下三名韓國高手也被嚇破了膽,畢竟沖上去的那兩名高手跟他們修為相當,結果連一招都沒有撐過去,他們現在雖然多了一個人,還是一個手腕受傷的人,不過是杯水車薪罷了!

        他們現在若是出手,那只有一個結果,就是陣亡,絕對絕對不可能有第二個結果。

        他們跟韓琦忘本來就沒有感情,甚至是瞧不起他的,畢竟他是質子,他們之所以接受他的命令,只不過是因為他有一個大將軍的舅舅,他們接受的是大將軍的命令!所以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他們也只能棄帥保卒了,畢竟他們不是下棋人,他們自己就是卒,至于帥,棄了就棄了!

        所以三人相視一眼,確認了眼神,轉身就跑,分三個方向,跑得比兔子還快,心里還想著,就算對方修為再高,但他們分三個方向跑,也最多能追上一個,自己還有絕大的機率存活下去的。

        結果他們就想多了,那個老頭根本沒有追他們,好像也懶得追,只是手上又多出三顆花生米,彈指而出,“颼”地一聲,兵分三路,襲向那三名韓國高手。

        那三名高手聽到身后有動靜,還準備回身阻擊,結果他們的速度還是慢了一拍,甚至還沒有轉過來,那花生米已經擊中他們的膝彎處,那三人腿部一軟,就跪倒在地!

        老頭這時才沖了過去,速度極快,形似鬼魅,在渠年幾人的眼里,只看到一道虛影,他們轉頭的速度還沒有他跑得快!

        等他們回過頭來,老頭已經站在原地,好像從來沒有出過手,這時又往嘴里扔了一顆花生米,細細咀嚼,仿佛眼前的這一切都與他無關,只不過那三名高手已經身首異處!

        渠年看得暗暗心驚,好高的高手!不過他基本能確定,這個人就是千國商會派來的,所以心里并不害怕,還認真打量了下那老頭,但因為他蒙著眼,只露出兩個眼珠,看不清他的臉,只能看清他的衣服,上面滿是油污,跟他手里的花生米一樣,閃閃發亮,一看就是邋遢之人。

        但人家畢竟是高手,還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高手,不要說邋遢,人家就是剛從糞坑里爬出來,他們也不敢鄙夷,不敢不客氣!

        渠年便扔掉手里半截殘劍,彎腰作揖,準備感謝人家救命之恩,結果話到嘴邊,還沒來得及吐出口,那老頭卻轉身就走,根本不給他講話的機會,邊走邊喝著酒,看他步伐好像走得極慢,但轉眼間就消失在樹林深處!

        渠年還彎著腰,一臉懵逼,這時就站直了身子,轉頭看著長銘笑道:“這個人是你派來的嗎?”

        長銘從鬼門關前走了一圈,這時也松了一口氣,終于不用被人凌辱至死了,凌辱倒不可怕,可怕的是至死!本來他還以為,這人是渠年找來的,因為他不認得此人,齊國好像也沒有這樣的高手,現在聽渠年這么問,看來渠年也不認識,不過想想也對,如果真是渠年找來的,肯定早就應該現身了!這是擦去眼角的淚水,整理了下思緒,道:“我不認識!!”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辽宁11选5体彩推荐 海南4+1开奖结果昨天 北京5分时时彩怎么来的 东软集团股吧 黑龙江36选7中奖号码 湖北快三大中小走势图乐彩网 pk10北京赛车app下载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软件下载 在线配资开户询问卓信宝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时间 广东快中彩开奖记录 体彩青海十一选五 北京快3真准网 快乐双彩的胆拖投注 天津时时彩开始时间 江苏7位数开奖200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