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快穿之紅塵道在線閱讀 - 066質子(2)

066質子(2)

        辰廉到了自己的寢宮,就將宮女屏退,拿出藏好的諸國史研讀了起來。

        當他把韓國史讀完的時候,外面就有動靜了。

        他不急不緩的將諸國史藏好,然后順手拿起旁邊的一塊糕點放進嘴里,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好難吃。

        他去的兩個世界,一個世界是仙俠世界,那些仙果仙食都有靈力,味道自然不差。

        第二個世界科技發展的同時,廚藝更是發展了起來。

        就說他在的國家,就有八大菜系,滿漢全席更是全世界聞名。

        總之,辰廉的嘴已經被養叼了,而如今這樓蘭王室的食物,雖說不上難以下咽,但實在算不上美味。

        “小皇叔,小皇叔。”

        一個男童推門進來,哭哭啼啼的跑到辰廉身邊:“小皇叔,他們都說你要去韓國了,以后不能活著回來了,是真的嗎?”

        辰廉眨了眨眼,有點臉盲屬性的他,看了好久才認出,這是大王子的小兒子,如今才六歲大的玄燁。

        看著玄燁哭得滿臉鼻涕眼淚的模樣,辰廉想著之前見過的成年玄燁陰沉的樣子,心里實在是復雜得很。

        這孩子似乎很喜歡黏著他。

        辰廉是胎穿這個身體,聽說從他出生開始,玄燁就很喜歡他。

        說起來大王子雖然才二十二歲,但是這時候男子成親早,更因為他是樓蘭王和王后的第一個兒子,底下人送的美女,大王子府邸恐怕都快裝不下了,久而久之,哪怕傅辰安不好美色,如今名下也有六個子女了。

        只不過可能是他的y染色體太過脆弱【注1】,所以如今六個子女中,就傅玄燁一個兒子。

        所以辰廉和傅玄燁另外一個緣分就是,序齒都是六。

        辰廉指了指他對面的軟墊,傅玄燁還在哭,看了一眼那軟墊,最后老老實實的坐了下來。

        辰廉冷著一張臉訓斥:“玄燁,你是大哥唯一的兒子,也是樓蘭的皇長孫,在做一件事情之前,更要三思而后行,如今這樣冒失哭著跑過來,成何體統。”

        “可是——”

        “休要狡辯。”辰廉冷聲道,“還有,你身為皇長孫,居然會因為別人的言辭,做出有失身份的舉動,大哥就是這么教你的嗎?”

        玄燁低頭,蔫蔫的:“小皇叔,我錯了。”

        辰廉站起身,拉起他往外走,看著外面跪了一地的奴仆,“是誰在小六面前胡言亂語?”

        雖說古來質子,的確沒有幾個能夠活著回國,但是這話只能想,不能說,更別說是在還小的玄燁面前說。

        如今這位,可還不是那個祭奠整個樓蘭國的瘋子,他還只有六歲,還只是一個孩子。

        所有奴仆都匍匐在地,沒有人承認。

        “小皇叔,要不算了……”小玄燁心軟,這會子想為自己的人求饒。

        辰廉淡淡看了他一眼,他頓時不敢再言語。

        “沒有人承認是吧?那好,主子被奸佞蠱惑,所有人都有責任!來人,每個人先打三十大板,要是還沒人承認,那么就通通打死!”

        辰廉的聲音還很稚嫩,說這番話也并沒有什么戾氣,就是那種淡淡的語氣,淡淡的眼神,卻讓玄燁的那些奴仆從心中膽寒。

        事實證明,一般壞人都是貪生怕死的。

        只打了十個板子,就有人承認了。

        “你身為皇孫的伴讀,居然還敢說這種話給他聽,你不要命,你全家還要命吧。”

        那不過擇日一個六歲的孩童,但是卻已經會說那種誅心之話,可謂是用心惡毒。

        他哭著求饒:“六王子,是草民的錯,可是和草民的家人無關呀。”

        “有沒有關系,得調查之后才知道。”

        自有人將這人帶下去關押起來,辰廉重新帶著玄燁進了宮殿。

        玄燁似乎被嚇到了,一張小臉有些白,辰廉并沒有同情他,只是淡淡道:“還是那句話,不要怪皇叔冷酷,你身為皇長孫,平均每天都會遇到刺客,這種事情你得習慣,挑選身邊人的時候,一定要擦亮眼睛。”

        玄燁很快恢復了正常,深吸一口氣,深深一拜:“多謝六皇叔。”

        辰廉頷首,打發他離開。

        晚上巫王后身邊信任的大宮女白芷親自帶他去王后寢宮。

        巫鈴鈴抱著他剪燈燭,感嘆道:“六兒長大了呀。”

        辰廉淡淡道:“六兒不小了。”

        王室的四歲孩童,和旁的四歲孩童不一樣。

        正是清楚自己的身份,辰廉才敢表現得聰慧。

        而且他已經聽說,傅新知當初在梁國,三歲就有神童之名傳出。

        而辰廉的兩個哥哥,三個姐姐,也是幾歲就有才名傳出。

        他四歲懂得這些,就算比他們聰慧一些,也并不算難以理解。

        “六兒,你今天做的對,我調查了,玄燁那書童一家,是獻國安插在樓蘭的人。”說完這句,巫鈴鈴蹲下身,和辰廉面對面,“六兒,你怪母后嗎?”

        辰廉聽到這個問題,并不意外。

        怪嗎?

        辰廉覺得無所謂,他不是原身,也并不是巫鈴鈴的親子。

        沒有期望,就不會有責怪。

        “母后,兒臣都懂。”

        巫鈴鈴抱著他,讓他面對自己,兩雙十分相似的眸子,就在此時對上,“六兒,你告訴母后,你懂什么。”

        辰廉道:“大哥是樓蘭未來的大王,不能夠離開國家,更不能讓三位姐姐離開故國,女子一向艱辛,兒臣不希望她們在敵國受盡屈辱,而五哥是巫夫人唯一的兒子,是巫夫人未來的依靠。況且,母后也會陪兒臣一起去韓國。”

        巫鈴鈴有些欣慰的看著辰廉,最后她還意味深長的道:“六兒,你還說漏了一點,母后是覺得你最像我,無論在什么惡劣的情況下,你和我都能夠熬出來,活下去。記住,六兒,到了韓國,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活著等樓蘭鐵蹄,踏破韓國國都隴定!”

        辰廉看著面前這個擁有傳奇一生的女人,心想,他們其實不一樣。

        他對這天下就沒什么興趣。

        他唯一的目的,就是讓自己好好的活著,然后如果可以,完成一下原身的心愿——阻止玄燁發瘋。

        而他愿意去韓國,也不過是不想摻和玄燁和穿越女之間的事。

        既然目的是阻止玄燁發瘋,那么他愛跟誰戀又和他有什么關系?

        再說,之所以愿意完成原身的心愿,也不過是因為原身將靈魂獻祭給了他。

        既然拿了人好處,辰廉也不會什么都不做。

        “母后,國師會跟我們去韓國嗎?”辰廉想到了一個人,就問了出來。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金屯在线配资 18选7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青海快三手机下载 广西11选5开奖结 股票涨跌几个点怎么算 天津11选5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 股票指数和指数基金的区别 兴业证券炒股软件 股票推荐3只黑马 灵菲配资 钱盈配资 血战麻将技巧顺口溜 温岭麻将规则 最好的麻将书籍 手机购买广东快乐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