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元武圣在線閱讀 - 第四十五章 紫禁城比武

第四十五章 紫禁城比武

        武林總督衙門與日本公使約定中日武林高手同臺競技的消息在圓明園比武后,傳遍了大江南北,也傳到了亞洲歐洲的各國政要耳中。

        十多天后消息傳進日本九州,因身體稍有不適暫住福岡縣行在的明治天皇放下手中的電報,他兩眼一動,哈哈大笑。

        “清國人迷信武術,當一劍斬斃其武林盟主等高手,則摧毀其信心,使其愿為吾大和民族奴役!”

        日本一直想要全面占領中國,聽到中國管理武術高手的部門向本國發起挑戰,明治天皇只覺是天賜良機,馬上下令讓日本劍圣千葉重太郎與武士道第一高手板垣一雄、琉球的唐手宗師船越義珍前來面君,他準備讓三位日本頂級武士帶領日本武道高手去中國發起挑戰。

        日本一定要把握住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擊敗中國最強大的武士,摧毀中國人的信心!

        ……

        比武結束后,高泰去找陳其美和司徒基贊兩人,他們知道自己身份敏感,不敢多待,只打個招呼就離開了。

        高泰趕回來就請沙子龍去了自己新租的小院。

        這里附近的幾處宅院都被高泰租下來,用做陳不怕、劉三等人居住,本來劉三得了沙子龍的指點,還以為能撐到后面,沒想到遇到了劈掛拳高手,第二輪就被打下來了。

        沙子龍剛到北京時就讓高泰拿起大槍,兩人抖了一把大槍,當時老爺子就知道了高泰的功夫已經無法再進步,不必自己查什么,再想進步只能靠自我領悟,天分、機緣、悟性缺一不可才能有機會踏足古時候武林祖師們的高深境界。

        等回到小院,沙子龍也不再出言指點高泰,只是每天與高泰拿一根白蠟木棍,兩人分執一頭,抖槍運勁。

        到了高泰和沙子龍的境界,若是全力施為,抖槍時暗勁爆發,小臂粗細的木棍都能一下抖斷。

        不過抖斷不算本事,要運勁過去看似無所變化,但是碰觸之下猶如電擊才算是最高明上乘的絕技,那是等同于練出了上古內力的絕技。

        沙子龍因為見識到了十五位大高手各個都身懷絕技,心中也無必勝把握,就拉著高泰修煉“五虎斷魂槍”的最后絕技,模擬古代內力的運勁技巧——內勁,按照沙子龍的話說,內勁練成足以戰勝內家拳的化勁宗師。

        高泰與沙子龍三天時間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運勁抖槍,一開始兩人用力抖手時因勁力出入,總是把木棍震斷,猴臉練了一天就極少震斷,只是每每用力總會令白蠟棍彎曲變形。

        師徒二人又把孫祿堂請來觀摩指點,孫祿堂將太極拳的運勁技巧和他練成的化勁技巧說出,沙子龍和高泰聽后又進行練習,果然到第三天就大有進步。

        師徒二人一人一頭,兩米長的白蠟棍在兩人手掌中猶如大鞭忽上忽下,忽畫圓忽畫方,看似無甚稀奇,白蠟棍也無變化,但若有人去摸白蠟棍,只怕一下就要手骨斷裂,再摔一個七葷八素。

        高泰和沙子龍收了功,陳不怕和劉三端來清粥一過、醬牛肉一盤和兩碟咸菜,放到院內涼陰石桌上。

        幾人吃過飯就換上衣服,朝午門走去

        今天是經過選拔后剩下的十五位全國第一流高手在皇宮內院,當著滿朝文武高官和皇親貴族、外國公使的面,擂臺比武較技,爭奪大清國武林盟主尊位的時候。

        經過數日的發酵,武林大會成為了大清國的頭條新聞,四九城內身穿勁裝,膀大腰圓的習武之人比往常多了數倍,以至于巡防營的士兵也開始上街巡邏,明顯是擔心武林中人尋釁滋事。

        高泰、沙子龍和劉三、陳不怕四人不帶兵器走到午門前見到十五位高手及其弟子門人也都在等候。

        高泰看了眼懷表,見是上午八點鐘,就說道:“快開門了。”

        孫祿堂和李存義、尚云祥、霍元甲幾個高泰的近人過來說話,沒一會兒,午門被打開,一個太監陪著兩個沒了辮子的新軍士兵出來,扯著尖細的嗓子道:“列位!拿著武林總督衙門發的印信排隊進宮,一會進去了不要亂看亂摸,不許多說話。”

        因為進宮的印信不能帶親人弟子,除了劉三和陳不怕是靠著高泰武林總督協辦的身份帶了進去,其余高手的弟子都留在了外面。

        等到高泰等人進去了這個弱不禁風的太監又吩咐道:“跟著咱家,攝政王跟諸位大人都在太和殿前等候了。”

        高泰上一世沒有去過故宮,現在進來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這座世界上最大的宮殿群和完全對稱的中式建筑瑰寶。

        穿大門,過宮墻,沒多久高泰就望見了太和殿前十丈方圓的擂臺,還有兩邊坐滿了皇親國戚、外國公使、高官大人的太師椅,今天烈陽高照,他們頭上還都有羅蓋遮陽,旁邊站著太監宮女伺候。

        高泰瞇著眼睛看看,果然沒有現在還不到六歲的宣統皇帝,只是上首尊位坐著的袞袍青年頗有氣度,應當是光緒皇帝的親弟弟,宣統的父親,攝政王載灃了。

        路上太監就把規矩說了,他們的身份見了攝政王等大人物非要行叩拜大禮不可。

        眼下還是帝制時代,到地方了,高泰只能面無表情的硬著頭皮上前跟隨其他人下跪叩首,山呼千歲。

        載灃柔聲勉勵幾句,高泰等人又下拜謝恩,而后才起身站到一旁。

        徐世昌下令比武開始,十五人分別抓取號碼,第一輪要有一人輪空,待眾人抓完一看,輪空之人正是年紀最大的蘇燦。

        剩余十四人則分次序上臺比武,高泰與張策乃是第一輪。

        高泰扎好腰,邁步登臺,將辮子纏在脖子上,等著張策上臺。

        張策四十來歲,胡子稀稀拉拉,看著瘦弱,但是走起路來沉穩緩慢,等他邁步上臺時,一步踩下就有木頭劈啪作響,高泰眉毛一挑,觀戰的高官王公與外國公使也大感好奇。

        等到張策慢吞吞的站到擂臺上,只見他又彎腰脫鞋,把腳上的一雙肥大靴子扔到一旁發出金屬交擊聲,而后換了一雙輕便布鞋。

        這時候眾人才知道原來張策穿了一雙鐵鞋子,外國公使都低聲討論起來,王公大臣也多了幾分興趣。

        “張鐵鞋,嘿!”李書文冷笑一聲,看了眼孫祿堂。

        沙子龍和孫祿堂站在一起,兩人都面不改色,似乎對高泰十分有信心。

        “張兄,在就聽說你五猴通背拳威震直隸諸州府,常穿鐵鞋,臂打黑槐,如此癡心武術,真可謂是一代大師了!”高泰早就聽過張策的大名,知道此人在民國時期的名氣也非同小可,被人稱做“臂圣”,心中佩服,就客氣道。

        張策兩眼薄而亮,真好似一只猴子,他咧嘴道:“來吧!長槍會王總舵主,你把武林同盟會的會長寶座拿來引我等爭奪,俺老張就來見識見識天下英雄,咱們兩個碰到了,就來一手,要是你贏了,俺老張就對你心服口服!”

        “張兄痛快!”高泰哈哈一笑,兩手前后當胸推出,道:“請賜教!”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彩票辽宁35选7官方网站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直走势图表 股票分析软件的使用 股票融资买入的利息 极速时时彩预测器 10月14日上证指数 pk10技巧之稳赚不赔 内蒙古11选5怎么兑换奖金 彩票论坛精选 全天幸运快三人工计划精准版 澳门皇家88app 选择期货配资APP就选期如意 河南今天11选5走势图 快乐8新手技巧 广东好彩1开奖软件 幸运飞艇34567打法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