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元武圣在線閱讀 - 第七十二章 我是茅十八

第七十二章 我是茅十八

        第二章老子是茅十八

        高泰少年時沒少拜讀武俠小說,對于第一個世界他感覺是古龍的《流星·蝴蝶·劍》,第二個他猜測應該是《白發魔女傳》,最后一個也許是金宗師的“鹿鼎記”,畢竟與鼎有關又等級不高的高泰只能想到這一個。

        三個故事高泰都清楚內容,但是綜合思考,高泰覺得古龍小說里的死亡總是那么直接而且痛快,除了主角有光環保護,配角的危險系數太高了,首先高泰就把第一個世界排除了。

        白發魔女傳的時代背景是明朝萬歷年開始的故事,里面的頂級高手有近20位,大高手太多,派系也多,高泰知道自己進去后只能成為一個小配角,搞不好就會變成炮灰,相對來言還是鹿鼎記好一些。

        鹿鼎記的主人公是韋小寶,絕頂高手只有九難、歸辛樹、洪安通三位,稍差一些的就是陳近南、馮錫范、胡逸之和神龍教胖瘦頭陀等高手,滿打滿算也不足十人,加上整篇故事里幾乎沒有大混戰和配角大量死亡的事情發生,高泰覺得還是鹿鼎記最適合自己。

        心中念頭一轉高泰就有了定計,他伸手在虛空中一點,那個畫著大鼎的圖框就驟然暴成一團亮光,傳來了一陣吸力讓高泰兩眼一黑就沒了知覺。

        過了不知多久,高泰漸漸有了知覺,他首先感到額頭劇痛,接著身體有些乏力。

        過了一會,高泰感覺身體能徹底掌控了才緩緩睜開眼睛,見自己躺在一個粉紅色的帷帳中,身下也是軟綿綿香噴噴的女子閨床,不過這木床乃是紅木所制,浮雕講究精美,再看家具也都價值不菲。

        扶著腦袋坐起身,牽動了頭上的傷勢,高泰忍不住歪歪嘴,而后打量室內環境,這個閨房內燃著沉香,空氣中的香氣令人聞之心安,墻壁上還掛著幾幅字畫,字都是狂草,高泰也看不懂,可是畫卻是仕女畫。

        前面有一張桌子,上面擺著兩盤點心和一壺茶水。

        “呃!”

        高泰本就有些疼痛的頭忽然間一懵,感覺有不少信息涌入,帶他回過神來,就吐出一口氣,道:“果然是鹿鼎記!老子成了茅十八了?!”

        剛才是高泰在讀取這副身軀里的殘存記憶,然后知道了自己成了鹿鼎記中出場的第一位武林高手,江北泰州五虎斷門刀門下,威震江南的江洋大盜茅十八。

        這茅十八在出場時身受重傷,憑著一手高明刀法,斬殺多名青幫鹽梟弟子,后來又連續斬殺鰲拜手下的軍官數名,表現的武功著實不弱。

        但是后來真遇到崆峒派高手海大富就當場被秒掉了,要不是跟著韋小寶,受到了光環保護,早就死在大內了。

        嘆息一聲,高泰打開任務版面看了一眼。

        “輪回世界:鹿鼎記

        基礎任務:挑戰滿洲第一勇士鰲拜,并戰勝他。

        任務獎勵:回歸時所學武功盡數灌頂本體。

        升級任務:反清復漢。

        任務獎勵:根據完成程度,獲得一星——五星的等級徽章和相應的等級寶箱。”

        “嘿!這個任務倒是新奇!”高泰冷哼一聲,道,“茅十八的本事也就是江湖二三流的人物,連內功都不會,鰲拜力大無窮,也是馬上將出身,我與他放對興許不至于落敗,可是他是滿清第一重臣,哪里有機會與他比斗?這個任務實在難為……”

        高泰對兩人任務的基礎任務有些頭痛,但是升級任務的“反清復漢”卻毫不思索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完成,不為獎勵,久違了復我漢家衣冠也得拼死辦了。

        伸手摸了摸腦后的鞭子,高泰冷哼一聲,起身抓起床邊的大刀,走到桌前坐下,見模糊的銅鏡里是個看著有四十歲的虬髯大漢,目閃精光,神情威猛,笑道:“是個硬漢風格,就是胡子太長,長得有些顯老,茅十八實際年齡才三十五六,怎么看著像四十歲了?”

        隨手比劃了兩招茅十八自帶的絕技“五虎斷門刀”,高泰感覺這門刀法明顯比自己前世的武學強上一籌,加上茅十八豐富的戰斗經驗,自己這一世的實力起碼勝過了前世一倍有余,這還是高泰目前身體有傷的感覺,等到恢復正常興許能印證的更為準確。

        高泰知道自己是前幾天剛從獄里越獄出來,數天內與朝廷里的高手打了七八場,昨天還遇到了三個身懷少林門武功的朝廷鷹爪,奮力將他們擊殺后自己也受了傷,倉促間就躲到了揚州瘦西湖畔的鳴玉坊的麗春院,此乃江北江南第一等煙花之所,魚龍混雜,正是養傷脫身的好場所。

        昨夜茅十八叫了個姑娘伺候他上藥吃飯后就打傷了幾十兩銀子讓她退下了,有銀子開路,那姑娘又看出這位爺是個江湖中人,也不敢多言,只半夜送了一壺茶水進來。

        坐回床上,高泰理順思緒,明白了自己處境,道:“現在外面恐怕有不少朝廷的追兵,我又身受重傷,決不可輕易露面啊!不過茅十八越獄出來是為了應三月二十九日揚州城西得勝山的約定,去年茅十八與‘雙筆開山’王潭結了梁子,將他打傷,當時王潭就和他的至交好友‘摩云手’吳大鵬約定半年后的三月二十九在得勝山重新比過,茅十八答應了,死活也要應約,絕不能讓人說是不敢露面,我若身體無傷倒也算了,可是這等狀態去找死嗎?”

        “不過這個麗春院應該是韋小寶的老家,茅十八與他相識怕是就在此處了,不過老子現在頭痛難忍,還是養傷為重!”

        嘟囔著高泰就要回去繼續睡一覺養傷,準備不去管比武和韋小寶等事情,可是正待高泰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面有人大聲呼喊。

        高泰皺了皺眉頭,正要側身再睡卻聽那呼喊聲越來越大,他只得憋著起床氣坐起,卻聽那呼喊聲越發清晰:“各家院子生意上的朋友,姑娘們,來花銀玩兒的朋友們,大伙兒聽著:我們來找一個人,跟旁人并不相干,誰都不許亂叫亂動。不聽吩咐的,可別怪我們不客氣!”

        “什么人這么大的口氣?”高泰啐了一口吐沫,道。

        等到外面七八個男子此起彼伏的呼喊聲過后,高泰就聽鳴玉坊中原本熱鬧的嘈雜聲立即靜了片刻,幾個呼吸后各處院子中喧聲四起。

        自己住的是東廂房,附近的房間里也傳來女子驚呼聲和男子叫囔聲,嗓音高昂,令人聞之發嘔,心煩意亂。

        “這是……”高泰忍住心頭反感,閉目冥思幾個呼吸,睜開大眼,低聲喃喃道,“鹿鼎記的劇情我也記不清楚了,這似乎是剛開始的事情吧,來的是江南一帶販鹽的亡命之徒,這伙鹽梟應該是不知什么緣由跟茅十八斗起來了,然后把韋小寶牽扯其中,才有了茅十八跟韋小寶前去北京的故事,我且觀察觀察,隨機應變吧。”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浙江省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快3最新版下载 下期双色球的必开号码 江西新11选五结果 5元以下的股票推荐 吉林11选五助手走势 重庆时时彩官网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网页 内蒙古快三遗漏号码统计 排列五随机选号 广东11选5官网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甘肃快3专家预测 吉林快三助手手机版 红通投资理财平台 快3走势图甘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