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元武圣在線閱讀 - 第八十三章 同門相爭

第八十三章 同門相爭

        韋小寶是高泰的徒弟,同時高泰也想要利用韋小寶的聰慧才智和主角光環完成任務,自然是愛惜至極,加上相處多日早已真的喜歡上這個有眼色又重感情的孩子,見黃維文出手就要傷他性命,哪里愿意?

        高泰兩手一揚就擋下了黃維文的雙掌,黃維文收掌后再次出拳,并怒喝道:“你敢跟我動手?!還不快退下!”

        高泰架住黃維文的兩拳,嗤笑道:“你在我面前就不要擺你大師兄的面子了!”

        黃維文瞇眼道:“你當真是要前來鬧事嗎?”

        高泰憊懶道:“說的什么話?!我回來祭祖怎么不行?”

        黃維文也不答話,雙手變幻招式,拿手的掌法、拳法不停擊出,勢必要將高泰擊倒。

        高泰與黃維文斗了七八招就知道了此人的武功也就是跟茅十八之前的實力差不多,最多算是江湖三流檔次,有心拿黃維文立威,高泰右手招式一變將黃維文的一記直拳放進來,而后一記鐵山靠撞過去,黃維文躲避不及只覺胸口被馬車撞到了,腳步虛晃,倒退十多步才被弟子扶住站穩。

        見黃維文臉色慘白,韋小寶哈哈大笑,從高泰背后走出來,道:“老烏龜被打成了白臉烏龜!哈哈……”

        黃維文胸口劇痛,嘴角溢出鮮血,受了輕傷,聽到韋小寶的話更是氣息不穩,一口鮮血噴出。

        黃維文的弟子見狀大驚失色,卻不敢朝高泰看一眼,只是瞪著韋小寶。

        這時候在后院走出一群人,為首的是個六七十歲的老人,這老人手持單刀,行走輕便,兩眼精光四射,顯然是個武道高手。

        老人身后全是五虎斷門刀的弟子,見樣子是黃維文吃了虧,老人冷哼一聲,道:“十八!你怎么回來了?”

        “拜見掌門師叔!”高泰先是規規矩矩躬身施禮,而后直起身問道,“今日祭祖,我身為五虎斷門刀弟子,自當前來祭拜!”

        老人身后一名矮胖老人說道:“十八弟你犯下了大罪已經被門主踢出門楣,哪里還有資格祭拜祖師?況且你襲擊同門師兄也是罪在不赦!”

        高泰看了看矮胖老人,咧嘴道:“茍師兄,門主還沒說話你放什么屁?!”

        茍師兄臉色一變,十分難看的朝老人躬身道:“茅十八如此囂張!請門主做主!”

        老人眼神閃爍,問道:“十八你可知罪?”

        高泰冷笑道:“師叔你忘了咱們師門為什么在泰州了?你忘了祖師被清狗殺死的仇了?你忘了咱們五虎斷門刀堅決不錯漢奸走狗的祖訓了?我殺了幾個漢奸走狗你要將我逐出師門?哼,我看是你有罪,怎么還有顏面祭祀祖先?”

        高泰言語如劍如矛,讓老人臉色鐵青,其余人等也有不少人都臉色通紅。

        過了好一會,老人才皺眉道:“老夫所作所為皆是為了本門傳承,你不服?”

        待老人說到“不服”的時候,兩眼如電,盯緊了高泰,高泰一個激靈,抓起腰間寶刀,道:“我師祖被清狗害死,師父隨軍抗清而死,死前還說門中弟子一概不得做清廷走狗,怎么?師叔做了門主就都忘了?你若因為我殺了幾個漢奸就將我逐出師門,嘿,自是不服!不但不服,還要與你爭論爭論!”

        老人干笑一下,沒有發出丁點聲音,道:“你要如何與我爭論?”

        高泰道:“你如此行徑哪里對得起祖師?怎么配做門主?!”

        “哈哈!”

        老人仰天大笑,道,“好啊!你還真有血氣,咱們五虎斷門刀祖師一輩有兄弟五人,我這一輩有二十多人,幾十年征戰死了大半,祖師一輩一人沒有,我這一輩也僅有老夫一人,嘿,咱們拼死拼活,還是人家韃子的天下,再打下去你們這一輩也得死絕,咱們五虎斷門刀傳承數百年實屬不易,你說說能斷在咱們手里嗎?”

        老人的一番話讓眾弟子都說不出話來,是啊,傳宗接代何其重要,再拼下去于事無補……

        高泰卻手拍寶刀,發出金石交鳴聲,冷哼道:“你惜命、他惜身,所以讓韃子得了天下!哼,廢話不說了,師叔,我前幾日忽然領悟了祖師說的本門刀法之古代真意,將本門刀法完善至盡善盡美,今日小侄特地向你請教,不知師叔可愿賜教?!”

        聽到高泰的話,門中弟子全都嗤之以鼻哪里肯信?他們雖然知道茅十八武功高強,刀法也是門中一流,可是卻更信任武功勝過茅十八的門主,所以只當是茅十八信口胡吹。

        但是老人卻瞪眼問道:“你說的屬實?當真?”

        黃維文此時剛緩過氣來,說道:“師父你別聽茅十八信口雌黃!”

        “住口!”老人訓斥一聲,繼續看向高泰。

        高泰笑道:“小侄豈會欺騙師叔?”

        “那好!”老人點頭道,“老夫跟你比劃比劃,要是你真的把本門刀法尋本溯源,老夫就將門主之位拱手相讓,以后唯你茅十八馬首是瞻!”

        “不可!”

        “門主!”

        黃維文與茍師兄等人急忙出言阻止,老人卻擺手道:“你們瞪大了眼睛看著,若是茅十八所言當真,那就是咱們師門大興的時候到了,若是他胡言亂語,老夫今日就清理門戶!”

        話音一落,老人手中鋼刀就忽然到了高泰左肩上,眼看著就要將高泰左臂卸下。

        高泰身體暴推,右手一揚,手中寶刀以同樣的招式擋下老人的一刀。

        “好啊!十八你的刀法果然進步很大!”老人似乎十分高興,稱贊一句而后將手中鋼刀舞成一團卷向高泰。

        高泰與老人只是甫一交手就知道此老武功高深莫測,若是自己沒有習得完整版五虎斷魂刀是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但是此時兩人對招卻剛好棋逢對手。

        老夫浸淫刀法近六十年,五虎斷門刀早已練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手中鋼刀隨心所欲,招式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隨意砍出又可隨時變招,若是平常的武林三流好手,沒幾刀就能砍翻在地。

        高泰經驗體悟雖不如老人,但是刀法高明卻勝他一籌,因此兩人招式變化,劈來砍去卻也不落下風,反而游刃有余。

        等到兩人斗到第五十招時,老人就轉過頭來用四十九式五虎斷門刀的招式重復砍出,但是高泰卻刀光連閃三下,將“白虎跳澗”這一早已失傳的絕技招式用出來。

        白虎跳澗這一招重在一個“跳”字,練到最高深境界,出刀時可以連跳五次,不過高泰如今只算是熟練,遠達不到創立刀法的秦公望連跳五次的“五虎齊跳”水平。

        雖然高泰手中寶刀只跳了三次,但是三刀卻滑向了老人的心口、面門、下陰。

        這一威力巨大又十分新奇的招式讓老人措手不及,狼狽接下砍向下陰和心口的兩刀,而后就地翻滾才算躲過最后一跳。

        “這是什么招式?”老人爬起來,滿臉驚喜道。

        高泰沉聲道:“第五十式,白虎跳澗!”

        “白虎跳澗!好啊!”老人念叨了兩邊,回味方才與之交招的感覺,果然是與自家刀招一脈相承,又一次合身撲來,鋼刀舞成銀團襲向高泰前胸。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天津时时彩多久开一期 2001年上证指数 3d太湖双彩论坛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 广东11选五28期开奖结果 股市是什么意思 一分快3彩票平台 贵州省快快3走势图 证券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定位杀号 体彩飞鱼查看开奖结果 北京快3公交线路 湖北十一造五开奖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最新开奖号码 pk10最牛稳赚单双公式 体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