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元武圣在線閱讀 - 第八十四章 新任門主

第八十四章 新任門主

        高泰兩人進院子的時候是酉時剛過,也就是夜里七點來鐘,現在過了半個多刻鐘,天色已經徹底黑下來。

        黃維文等弟子唯恐門主年老目衰看不清招式敗給高泰,急忙在院子里點燃了四個火盆,將本就有兩個火盆照著不算昏暗的院子映的燈火通明,猶如白晝。

        老門主在和高泰斗到五十招的時候見識了精妙的“白虎跳澗”,他猶如癡狂的繼續強攻。

        高泰也不客氣,失傳已久的絕技刀招一招接一招的用出來。

        “負子渡河”、“重節守義”、“虎嘯山林”、“倀鬼難渡”……

        已經失傳的精妙招式在高泰手中得以重現,招招精妙犀利,讓老門主只能勉力抵擋,好似一只昆蟲被一團銀光包圍住,風雨飄搖。

        等到高泰與老門主拆到第六十招的時候,老門主終于支持不住,被高泰一刀撩中左臂。

        在弟子的驚呼中老門主倒退兩步,也不看手臂上的鮮血淋漓,繼續撲上來。

        高泰察覺到了老門主是想要拼死一窺五虎斷門刀完整刀招的全貌,于是手上微緩三分,將最后四招用了出來。

        速度堪稱最快的直劈——“一嘯風生”,讓老門主躲開后掉下一片胡須。

        看似一刀卻是蘊含連環兩刀的絕技“剪撲自如”,讓老門主衣袖碎裂,連滾三圈才勉強躲過。

        最為剛猛凌厲的橫掃——“雄霸群山”,逼得老門主全力抵擋,卻被打落手中鋼刀。

        拙樸無華的一式“伏象勝獅”,最終在老門主滿意的閉目等死時剛剛停到了他的鼻尖上。

        “北宋云州秦祖師所創的六十四式五虎斷門刀,小侄已經施展完畢。”高泰收了寶刀,淡淡說道。

        老門主睜開兩眼,滿臉佩服和驚喜,卻無一絲羞愧氣氛,他哈哈一笑,道:“好啊!祖宗保佑!十八,你這一輩中原本資質就數你是第一,現在又得祖宗護佑將本門刀法完善至登峰造極,老夫也是真心佩服,你以后就是五虎斷門刀的第四代門主了!”

        黃維文見自己師父敗給了茅十八,竟然還把門主之位拱手相讓,哪里愿意?若無意外老門主百年之后合該他繼承寶位,現在被茅十八橫插一杠子,黃維文急忙說道:“師父不可!茅十八祭祖之夜打上門來,乃是欺師滅祖的行徑,大不了咱們大家伙跟他拼了,怎么能給他低頭……”

        老門主冷哼一聲,道:“十八的刀法已經強爺勝祖,比起老祖師也只強不差,刀法那是堪比數百年前的云州老祖師了,你想怎么做?放著光大本門的武學不要?非得自家火并?混賬東西!老夫還沒死,做什么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幾句話把黃維文罵的面無人色,老門主又環視一圈,道:“我知道你們不少人都不服氣茅十八,可是方才老夫有言在先,茅十八如將本門刀法尋本溯源,老夫就將門主之位拱手相讓。

        方才我敗給他并非他用更為高明的刀法取巧,他正是用的與本門五虎斷門刀一脈相承又更為精深的招式,早年我拜在祖師門下初學刀法時聽他老人家說過,數百年前秦老祖師傳下的刀法本是六十四式,后來漸漸失傳為而今的四十九式,我雖未曾見過秦祖師刀法,但能感覺到茅十八的六十四式刀法一脈相承,絕無生拉硬拽痕跡,應是本門絕學!

        老夫活了七十年,豈能貪戀權勢而違心言行?我說門主是茅十八,那就是茅十八了!”

        老門主一番話擲地有聲,讓院中的三十多名門人弟子全都啞口無言,連黃維文師徒和茍師兄等人也只能垂頭喪氣。

        老門主輕咳一聲,看向高泰,微笑道:“十八啊,咱們屋里說話吧。”

        高泰點點頭,帶著韋小寶就跟在老門主身后走進了后院的東廂房,后院的北屋是祠堂,祭祀了云州秦祖師和泰州兩代祖師,東西廂房則是門主居住待客的房間。

        進了房間,老門主和高泰分東西坐好,門外站著的中弟子沒有老門主的吩咐無一人敢進去,高泰看了眼老門主胳膊上還在冒血的傷口,皺眉道:“姚俊青!快進來給你師父包扎傷口!”

        門外有人答應一聲,而后就有個三十三四歲的漢子手持一卷紗布和一瓶金瘡藥進來給老門主抹藥包扎。

        姚俊青是老門主的二弟子,因為比茅十八小幾歲,兩人年齡相差仿佛,早年間關系十分不錯,剛才在院中,姚俊青就沒有說出一句惡言。

        姚俊青給老門主包扎時老門主不發一言,待包好了才出了口氣,姚俊青正要出去,老門主道:“俊青你在這伺候吧。”

        多年來被大師兄壓得沒什么存在感的姚俊青聞言心中一喜,忙答應了站在老門主身后,同時感激的看了高泰一眼。

        韋小寶站在高泰身邊,冷眼旁觀了半晌,心中暗道:這個姚俊青興許是老鬼師父的好朋友吧,師父他打了那個狗屁王八蛋大師兄,這個家伙恐怕要受重用了。

        高泰看老門主臉色好了一些,探了探身子,道:“王師叔,你老想說什么?”

        老門主姓王名留懷,是祖師遷至泰州后收的二弟子,如今二代弟子僅有他一人在世。

        王留懷伸手撫須,卻摸了個空,想起了自己半尺長的胡子被茅十八一刀砍成三寸,心中有些疼惜,道:“老夫方才所言不虛,你能完善門中武學,那是天定要中興宗門,老夫乃是心甘情愿將門主之位相讓,只是又三重關節還要你答應。”

        高泰來的時候本以為要大鬧一場,沒想到事情比他預料的要順利,所以心中高興,就答應道:“師叔但說無妨。小侄無有不允。”

        王留懷沉聲道:“我知你是個磊落漢子,但也是個恩怨分明有仇必報的漢子,有些話不提前說好怕你會惹事端,第一是你做門主,老夫絕不拖后腿,但是你不可公報私仇,欺壓報復黃維文、茍立會等人,他們雖與你不對付但忠心師門,該用還得用!”

        高泰心中暗道:他們與茅十八的矛盾,關我高泰什么事?

        “沒問題,只要他們忠心師門,我就摒棄前嫌既往不咎!”高泰大手一揮,痛快答應。

        王留懷心中暗贊高泰有宗師氣度,表面只是略微點頭,繼續說道:“現如今韃子勢大,已經定鼎神州,你再想反也得量力而行,切不可做出無謂送死之事,更不能害了咱們師門傳承啊!”

        高泰點頭道:“師叔中肯老成,小侄以后做事還要你來把關才好,此事我應下了!”

        王留懷這才滿意的微笑道:“師兄生前就最看中你,你果然有光大師門的資質啊,還有一事,就是你所學的六十四式五虎斷門刀,要在門中傳下去,你可愿意?”

        高泰哈哈一笑道:“這是自然,小侄收徒授業就會傳下這套刀法,過幾日,我會抄錄一本刀法給師叔你保管,以后門中弟子凡是立了功勞的都能由你傳功。”

        王留懷心滿意足的摸了把下巴上的短胡子,笑道:“好!”

        叔侄二人商談片刻就達成一致,王留懷當即把黃維文師徒和茍立會等幾個與茅十八有間隙的弟子喊進來,一一囑咐,并令他們向高泰賠禮道歉。

        高泰也表現的很寬宏大量,一一溫言寬慰。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的 pc最好玩的赛车游戏 中国体育福建31选7 2008年上证指数 白姐四不像必中一肖图 股票趋势与技术分析 加拿大28快捷开奖结果 中国福利彩票下期预测 浙江11选5玩法胆拖玩法 重庆三分彩开奖结果 在线配资平台皆选天牛宝标准 体育彩票排列5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先五分布图 幸运28 湖北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3d历史试机号与开奖号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