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在線閱讀 - 第一章 精神病院里的林凡

第一章 精神病院里的林凡

        延海市。

        青山精神病院。

        它屬于三甲精神病院,設備,環境都是最好的。

        白大褂的醫生們走在干凈整潔的走道里,巡查病房,每一間病房內有四位病人,里面的病人都是經過專業手段測評出的精神病人。

        他們的行為異于常人,卻能很好的形成一個個小小的群體。

        有的慷慨激昂的高談論闊。

        有的捧著書高聲朗誦著未來世界的變化。

        “根據我數十年潛心研究發現,今晚就是世界末日,但是你們不用怕,我已經找到最安全的地方,等沒有人的時候,我會偷偷的帶你們去。”

        “藍星其實是方的,外面的人都說是圓形,他們才是真正的有病,需要治療啊。”

        “我已經研發出男人跟男人懷孕的藥方,明年我就能獲得最大的獎,榮登醫學寶座,你們都是見證者。”

        醫生手里拿著病歷,每進入一個房間就會聆聽一會,隨后滿意點頭。

        很不錯。

        他們都已經沒救了。

        走道墻壁鑲嵌著電視機,畫面里,一位短發秀氣的女主播播放著最新新聞。

        “泰山發生地陷出現七級邪物,登山民眾死傷慘重,已經派遣強者前去鎮壓……,號召各位市民為生命著想,不要隨意去野外旅游。”

        一間特殊的病房內。

        這間病房跟別的病房不一樣,只有兩人居住,一老一少。

        里面擺放著各種器具。

        杠鈴,沙袋等等。

        此時。

        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躺在病床上,身上纏繞著銅絲,他是這里最為年輕的一位精神病人。

        今年十九歲。

        名叫林凡。

        十歲那年。

        他用鐵錘敲著腦袋,說要修煉鐵頭功,敲的頭破血流,差點塵歸塵,土歸土。

        十一歲那年。

        他用焊槍對準丁丁,要將丁丁焊封閉,說要保證精元不外泄,血氣充足,最后幸好被人阻攔,否則要成為太監,自從從那之后,他就被送來做精神病鑒定。

        最后的結果不負眾望。

        五級重癥精神病。

        對外界沒有任何威脅,但對自身能做出毀滅性的行為。

        床位邊,一位神智不太正常的老者手持兩根銅絲,臉色很是嚴肅的看著林凡。

        “我要來了,你有什么想法。”

        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用電流刺激肉身。

        曾經從五號電池開始,到后來的電瓶電流,都一一試驗過,效果顯著,在鬼門關面前走動了好多次。

        “期待,就跟書里所講的,電流可以讓肉身更強。”林凡說道。

        “好。”

        張老頭是林凡的幫手,是整個精神病院唯一相信林凡會武道的人,一直幫助林凡修煉。

        此刻,張老頭捏著兩根銅絲慢慢的朝著墻壁插座孔里伸去。

        對別人來說,插座孔是通向天堂的捷徑,但對張老頭來說,這是見證奇跡,驗證真相的唯一道路。

        終于……

        滋滋!

        砰砰!

        病床上的林凡劇烈抖動著身體,幅度很大,響聲轟鳴。

        走道內的警報器響起。

        有濃煙從一間病房內,飄散到走道里。

        “啊!”

        “666號病房發生問題,那兩個一老一少又在亂搞了,快帶人去看看情況,別忘記帶滅火器。”

        “還有撥打救護電話。”

        沒過多久。

        逼波!逼波!逼波!

        精神病院外停下一輛救護車。

        幾位白大褂推著急救擔架車快跑奔來。

        病房周圍有驚呼聲。

        “病人口吐白沫,呼吸困難。”

        “要死人了。”

        “讓讓,都讓讓,急救擔架車來了。”

        “誰趕緊將張老頭帶走,別讓他添堵了。”

        此時張老頭頭發翹起,就跟觸電似的,瘋瘋癲癲,抱著擔架車,嗷嗷大叫,“我不走,我要看著他的情況,我要記錄數據,讓我跟著,讓我跟著。”

        醫生沒辦法。

        只能讓張老頭跟著,剛好也到醫院接受檢查。

        救護車上。

        張老頭抓著林凡的手,急忙問道:“有什么感覺沒有。”

        林凡虛弱道:“很好,我感覺精神好的很,頭腦很清晰,全身穴位肯定跟書里說的那樣,已經徹底打開了,只要在針灸一下,感覺肯定更好。”

        “放心吧,銀針我都帶在身上呢。”張老頭拍著鼓鼓的胸口說道。

        他不是醫生,也沒有經過正規的培訓,就是精神病院購了一批書籍回來,里面有本講解著中醫穴位針灸的書籍。

        兩人如獲至寶,天天研究。

        張老頭在林凡身上試驗了數百次,效果顯著,數十次將林凡整到搶救室。

        只是林凡每次都說好使。

        按照兩人的說法,穴位就是用來刺的,刺多了就習慣了。

        逼波!

        逼波!

        救護車駛出精神病院,漸漸遠離,直到‘逼波’聲消失。

        精神病院的院長已經五十多,頭發都已經白了。

        發生現在這樣的事情,他很累,憔悴的很。

        別的精神病人搞文學,搞發明,搞占卜,搞人體結構。

        這是多么優秀的興趣愛好。

        唯獨666號病房的一老一少,每次都是在搞人命啊。

        “院長,已經聯系好裝修師傅了。”一位醫生說道。

        院長無奈嘆息道:“將所有病房內的插座都給我封了。”

        “知道了院長。”醫生點頭。

        “哦,對了,去白鶴陵園聯系一下,準備兩塊墓地,做好后續準備是很重要的事情,還有安排兩位護工,等他們回來,給我二十四小時盯著。”院長將自己能做的都已經做了,最后情況怎么樣,那只能聽天由命。

        醫生看著院長離去的背影,陷入深深的沉思,真是盡心盡責的好院長。

        他明白。

        院長很累,為林凡跟張老頭兩人操碎了心。

        醫院。

        搶救室亮起紅燈。

        林凡面無表情的躺在那里,任由一群白大褂研究他,他已經習慣了,來到這里,就仿佛回到了自家似的。

        “又是這小子,這次怎么如此嚴重。”

        “身上纏繞銅絲,銅絲伸到插孔里通電造成的。”

        “皮膚深二度燒傷。”

        “血壓穩定,心率250次/分高過常人。”

        ……

        林凡盯著手術燈看的很入神,淡然道:“我現在精神好的很,那些翻起的黑肉都是我排出去的廢肉,不用太在意,給我刮掉就行。”

        主刀醫生差點咆哮道:“肥肉?我看更像是熏黑的臘肉。”

        林凡依舊平靜道:“別給我打麻醉藥,我希望用疼痛淬煉我的意志,我的意志很強,不是你們能想象的。”

        “要是你們給我麻醉藥。”

        他停頓一下,想了想,說出自認為最有殺傷力的一句話。

        “這錢我不認的。”

        醫生跟護士們對視一眼。

        都很無奈。

        也許這就是精神病人跟正常人間的區別吧。

        你特娘的有錢嗎?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正邦科技股票最新消 青海快三开奖走势图 股票推荐王 甘肃新11选5遗漏号码 排列7135264的逆序数 水上运输股票 福建22选5技巧 吉林快三预测快赢网 芝麻策略 四头一位的生肖 多乐彩票官网版 股票行情一览表 黑龙江省福彩22选5综合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内蒙 智富配资 江苏11选5一定牛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