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在線閱讀 - 第六章 他不配當精神病人

第六章 他不配當精神病人

        “原來外面的世界是這樣的啊。”

        林凡站在小區內,看著周圍的環境,他從來都沒有離開過青山精神病院。

        他發現還是青山精神病院比較好。

        這里太安靜。

        回過神來。

        朝著公交車站走去,站在站牌下靜靜的等待著。

        滴滴!

        666路公交車停站靠邊。

        林凡上車投幣兩塊。

        地中海司機看到林凡是學生,好心提醒道:“同學,你有學生卡,刷卡就行。”

        “哦。”林凡點頭。

        滴!

        “學生卡。”

        司機眨著眼,沒有看得懂對方的操作,明明已經投過兩塊,還刷卡干什么?

        這腦子不會有病吧。

        算了。

        穩賺兩塊錢,心情美滋滋。

        公交車緩慢行駛著。

        林凡坐在位置上,很快,就有一位可愛的小女孩上車,扎著馬尾辮,背著書包,站在那里,扶著欄桿,弱小的身子隨著公交車的搖晃擺動著。

        “坐這里。”林凡說道。

        小女孩最多二年級,笑起來,露出兩個酒窩,“謝謝,大哥哥。”

        “嗯。”林凡點頭。

        開開停停,不知過了多久。

        啪!

        “我們的陽陽在干什么呢?”有人拍打林凡的肩膀,力氣不小,故意這么用力。

        林凡沒有理睬對方。

        不認識。

        “陳陽,你都這么囂張啦,看到我都不理睬我了?”

        張浩不爽的很,平時陳陽見到他都跟見到爺爺,嚇的就跟孫子似的,畏畏縮縮,連一句屁話都不敢說。

        最多說一句,你們別打我,我怕疼。

        林凡根據腦海里的記憶。

        知道這留著殺馬特長發的張浩就是欺負他的眾人之一。

        同一個班級。

        平時敲詐。

        放學的時候將陳陽堵在路上,不聽話就狠狠的揍一頓。

        “我不是讓你給我占位置的嗎?”

        “今天這位置你怎么沒給我占?”

        張浩見林凡還不理睬他,頓時氣的用力將林凡轉過身子,準備用憤怒的眼神,讓陳陽知道,你這是在找死。

        只是當看到林凡的眼神時。

        張浩有點被嚇到,倒不是林凡的眼神有多么的恐怖,而是太淡然了,平靜的沒有一絲波動。

        “陳陽,你是不是有病。”

        張浩惱羞成怒,想他是學校小霸王,竟然被對方一個眼神給驚到,要是讓別人知道,那還混不混了。

        就在此時。

        坐在那里的小女孩弱弱道:“剛剛這位大哥哥將座位讓給我了。”

        張浩自然不可能跟小學生較勁。

        周圍這么多大人在呢。

        要是被熟人看到,回去告訴他爸,肯定要被抽一頓。

        張浩狠狠的看了一眼陳陽,握著拳頭,擺了擺,意思很明確,你放學給我等著。

        突然。

        車頭那邊傳來驚呼聲。

        “殺人了。”

        “有精神病殺人了。”

        人群擁擠著,都已經被嚇到了。

        一位男子手里拿著一把菜刀,大喊大叫著,“我砍死你們,我砍死你們。”

        林凡看向男子。

        微微搖頭。

        不是熟悉的味道,不是一類人,他不是精神病人,看來這些人對精神病有什么誤解。

        “啊!”

        張浩看到那手持菜刀的人走來,嚇的癱坐在地上,拼了命的往人群里爬。

        瑪德。

        運氣也太悲催了吧。

        手持菜刀的男子看到小丫頭,神情猙獰起來,朝著小丫頭砍來,“我砍死你。”

        如果沒有什么意外的話。

        那么這上二年級的小丫頭絕對會倒在血泊中。

        周圍的乘客,惶恐的看著。

        他們于心不忍。

        誰來救救這天真可愛的小女孩。

        撲哧!

        所有人都閉上眼睛,不敢觀看,但沒有聽到慘叫聲,睜開眼睛,眼前的一幕,卻將他們給驚呆了。

        那位穿著校服的學生,竟然用手掌抓住菜刀刀刃。

        滴答滴答!

        鮮血順著手掌滴落在地面。

        就連砍人的男子都懵伸的看著眼前一幕。

        “你干什么?”林凡淡然的問道。

        “你給我松手。”

        男子怒吼道,怒視著林凡,但是看著林凡的眼神,男子竟然低頭,有閃避的意思。

        就像是假李逵遇到真李逵似的。

        那種氣場壓制著他。

        “你不疼嗎?”男子問道。

        林凡道:“疼。”

        男子咆哮道:“那就給我松開。”

        林凡道:“你干什么?”

        車內的氣氛安靜下來。

        男子愣神的看著林凡,也許對他來說,他已經被徹底的搞懵了,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司機哆嗦著報警。

        “啊!”

        持刀男子抱著頭大喊大叫著。

        我要砍人。

        你為什么不讓我砍。

        林凡抓著菜刀手柄,輕輕用力,將刀刃從血肉里拔出來,鮮血滋滋的冒著。

        他將菜刀扔在地上。

        將倒在地上的張浩扶起來,伸出冒血的右手。

        “同學你好,重新認識一下。”

        張浩哆嗦著身子,嘴唇烏白,看看林凡淡然的神色,又看了看那不斷冒血的右手掌,一時間心里更害怕了。

        但他還是慢慢的伸出手,緊張道:

        “你……你好。”

        粘稠的,熱乎乎的。

        張浩害怕了。

        他對林凡充滿了恐懼感,看到手掌流下的鮮血,他不知為何,竟然有些發暈,好像是暈血。

        哇兒!哇兒!哇兒!

        警車聲傳來。

        緊接著。

        警車后面跟隨著一輛救護車。

        很快,警察就將公交車控制住,將那位男子抓起來,就看到懸掛在男子衣服里的牌子。

        精神病人。

        “這位同學,謝謝你的見義勇為,讓這輛公交車上的人免遭災難,剛剛那個家伙是精神病人,家屬沒有看管的好,讓他跑出來了。”

        警察感激道,隨后看到林凡手掌流著鮮血,立馬喊醫生過來包扎。

        林凡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那被押下去的男子,“他不是精神病人。”

        警察聽聞,眼睛一亮,陌生有什么隱秘,“同學,莫非你發現了什么?就如此肯定。”

        “沒有,因為他不配當精神病人。”林凡說道。

        警察有些迷糊,不是很聽得懂。

        算了。

        追究這些沒有任何必要。

        醫生正在給林凡包扎,佩服道:“同學真的很堅強,流了這么多血,都沒有喊痛。”

        林凡淡定道:“我的意志很強,疼痛只是一種修煉,我早已經習慣。”

        醫生愣神的看著這位同學。

        不知為何。

        總感覺哪里怪怪的。

        PS:求票票,求收藏。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 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 波克棋牌单机下载 今日复牌股票 今晚20选五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广东 推倒胡麻将口诀 中超积分榜2020 快乐棋牌游戏 河北11选5走势图 经典麻将单机版 今天打麻将坐那个方 重庆幸运农场十分钟 全国期货配资网 日结app推广联盟 手机怎么打哈尔滨麻将